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里冰菓】(01)【作者:林小山】
【里冰菓】(01)【作者:林小山】
字数:47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折木奉太郎:寒暄省略。
 
  我目前在贝拿勒斯(注)。日本人大多是这么称呼它吧,但感觉旧名「瓦拉 纳西」的发音似乎更接近当地方言。
 
  奉太郎,这个城市很神奇哦,简直是个葬礼之都,因为这里不停地举办葬礼, 好像只要死在这里就进得了天国,有没有搞错啊?喔,听说是能脱离轮回,如成 仙一般。在中国得经过长年修行才能超脱,不过在这里只要死了就成。
 
  这么说来,中国人还真可怜。
 
  虽然是迟来的祝贺,恭喜你考上高中。原来你要读的是神山啊,真没创意, 不过也罢,总之恭喜你啦。
 
  我这姐姐要给顺利考上高中的你一个建议。
 
  加入古籍研究社吧。
 
  古籍研究社在神高是深具传统的学艺类社团,而且,我不清楚你知不知道, 它也是我待过的社团。
 
  据说我们这个深具传统的古籍研究社已经连续三年没招到新进社员,现在社 员人数挂零,如果今年还是没人加入就等同废社了。我身为古籍研究社的前社员, 当然不乐见这种状况。
 
  可是只要四月结束前招到新进社员就没问题了。奉太郎,去保护姐姐青春的 舞台吧!去加入古籍研究社。即使只是挂名也没关系。
 
  而且那也不是多糟糕的社团,在古籍研究社里度过的秋天真的很棒哦。 
  反正你也没有其他打算吧?
 
  到了新德里,我再打电话回去。
 
               折木供惠笔
 
  ?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敬上:寒暄省略。
 
  我被绑架了。绑架、监禁、强暴,简直是套餐。
 
  这里是贝拿勒斯,人称葬礼之都。但我认为应该叫强暴之都。到处都有人被 强暴,无时无刻,随时随地。
 
  那时候也是,我见到小巷里有两个男人压着一个女人。不是我自夸,几个男 人可不是我的对手。我过去打倒了他们。
 
  啊啊,要是别多管闲事就好了。但是,谁会想到听到声音围过来的男人们, 不是报警,而是反而把我压倒在地呢?
 
  我的衣服被撕碎,所有财物都被抢走。然后遭到男人们的轮暴。一个又一个, 把他们肮髒的生殖器插入我的下体……一开始我努力想要反抗,但是他们很快地 用拳头夺走我的体力,而且,听到我的求救声而过来的男人也只是加入轮暴我的 行列。女人只是远远的避开,愿神惩罚他们每一个人。大概到第十个时我终於哭 了出来,就像婴儿那样无助的大哭,不是因为下体的疼痛,而是为了我没办法主 宰我的命运。大概到第二十个时,我终於动不了也发不出声音了,於是他们开始 插入我的嘴巴,那噁心的味道让我反胃,但他们只是越插越深,直到我濒临窒息, 然后将那诅咒的白浊液体灌入我的胃。他们连我的肛门也不放过,我的全身已经 没有一处是乾净的了……
 
  对不起,我不应该将宝贵的篇幅用来描述这些。这只是在发泄情绪。没有用 处。
 
  最后我昏倒了,但那个男人一定是将全裸又肮髒的我塞入他的后车厢,然后 把我运到了某个地下室里。他用铁炼将我锁在墙上,再用水管把我沖洗乾净,他 一定很享受当我被冰冷的水泼洒时发出的惊叫。他还用口枷强迫我整天张大着嘴, 方便他随时塞入他那肮髒的东西。托那些锁链和口枷的福,我必须像动物一样趴 在地上舔食他拿来的任何食物。有一次他甚至把汤汁淋在脚上,而我为了储备体 力,也不得不把它们都舔乾净。幸好他也发现那样做太麻烦了。
 
  我又在发泄情绪了。以下是我在这些天里收集的,关於我的监禁地点的情报: 
             (这里被撕去了)
 
  那个男人是个十足的变态,就像这个国家的任何男人一样。幸好他也是个十 足的蠢货,他要求我写勒赎信给我的家人,但他不会日文,於是只能由得我写。 我在念给他听时换成他这种变态蠢货会喜欢的内容,他哈哈大笑。
 
  希望我离开这里时能有机会踢烂他的下体。
 
  我不知道这封信甚么时候能到你们手上。我会自己设法逃出去,到新德里的 日本大使馆,我到那里再给你们电话。
 
               折木供惠笔
 
  注:不要告诉奉太郎,我另外给他写了一封平常的信。他这种胆小鬼知道实 情后一定会吓得睡不着觉。?
 
  我是折木奉太郎,我的原则是「没必要的事情绝对不做,有必要的事情赶快 做。」简称为节能主义。
 
  昨天,我那麻烦的姊姊从印度写信回来。她在日本还嫌不够,一定要跑去奇 怪的国家惹麻烦。果然,现在她处於非常不妙的境地。
 
  你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我的父母一打开信就脸色大变,匆匆的打了电话, 然后把我赶上楼去。姊姊给我的信非常平凡,除了叫我加入某个社团之外,没有 甚么奇怪的。所以等到有机会的时候,我就去把那封给父母的信给打开了。 
  从结论来说,父母肯定去报警了吧。后来他们也把给我的信借走了一会,肯 定是拿去複印了。虽然我不觉得里面还有任何线索。给父母的信中有关详细地点 的部分被撕掉了,大概是拿给警察了吧。
 
  「没必要的事情绝对不做」,解救我那麻烦姊姊的任务就拜託可靠的日本警 察吧。目前,我就继续扮演一个被瞒在鼓里的可悲弟弟就好了。就算不这么做, 我也做不到任何事情。
 
  放学后,我前往姊姊信中提到的社团,准备递交入社申请。明明处在不妙的 境地,却是叫弟弟去参加社团甚么的,真是一如往常的麻烦。算是她独有的温柔 吗?为了回应这份心意,至少这是我能做的,就要赶快去做。之后再当个幽灵社 员就好。
 
  於是,我和结下长久孽缘的老朋友、好对手、宿敌:「福部里至」、自称: 「资料库」,以及号称「进位四名门(里志语)」中的千反田家的大小姐、学园 第一美少女(里志语)「千反田爱留」,在即将被废社的古籍研究社的社团教室 里,一同陷入了麻烦的处境。
 
  「也就是说,奉太郎为了避免教室上锁,因此特地去借了钥匙,过来时果然 发现上锁了,打开门却发现千反田同学独自一人在教室中,而且没有携带钥匙。」 里志像机器人一样整理了目前的状况,「是谁,为了甚么目的,把千反田同学反 锁在这间教室里呢?」
 
  「是她自己锁上后忘了吧。」我不感兴趣的说,「我先走了。」
 
  「等等、等等,这是不可能的,学校里所有教室的锁都只能从外侧用钥匙锁 上。」里志这样讲着。有这回事?
 
  「那么,你就继续陪她猜谜吧。」我想要离开,却被里志挡住。
 
  「别这么无情,我是猜不出来的,一介资料库可做不出结论。」里志一派轻 松地讲着,「那是只有你,折木奉太郎才有的才能啊。」
 
  「咦?折木同学吗?」千反田突然感兴趣了起来。这么说起来,她从一开始 就站在远处,象徵性的和我与后来到的里志打了招呼而已。面对被反锁的处境, 也只是说了「站在窗边欣赏风景,不知不觉就走了神,然后折木同学走了进来」 这几句话。
 
  那之后,为了摆脱里志的纠缠,我又随口说了几个答案,但都被里志否定了。 有时间收集这么多情报的话,不如去念书啊里志!
 
  「那果然,只有拿着钥匙的人才办得到吧。」我叹着气,知道接下来的结论 会是甚么。
 
  「那么该不会,」千反田用双眼盯着我,「是折木同学做的?」不知为何, 那视线一瞬间令我毛骨悚然。
 
  当我一定神,又是普通的纤弱女高中生的眼神。「果然不可能吧,」她这样 说,「我信任折木同学。」
 
  信任甚么的……「与其说是信任,不如说他不会去做没有好处的事情呢。」 里志笑着说。该说真不愧是里志吗,果真了解我。
 
  「好处呀……」千反田喃喃自语。
 
  我觉得有点奇怪,千反田一直站在窗边,既没有走近我们,也没有邀请我们 做下的意思。作为名门的大小姐,这礼仪不太到位吧?而且,从刚刚开始,就一 直闻到淡淡的熟悉香味。
 
  我侧眼望向里志,这笨蛋有花粉过敏症,可能甚么都闻不到吧。如果有查觉 到,一定会大声嚷嚷出来。
 
  总之必须把他支开才行。「那么里志,麻烦你跑一趟设备组,确认看看有没 有第二支钥匙吧。」
 
  「为什么是我?」
 
  「我不想做没必要的事情。总不能让千反田同学去跑腿吧?」
 
  里志离开后,我将门重新关上,发现果然不能从内侧上锁,於是用椅子把门 顶住。虽然对里志不好意思,但要是有别的人在紧要关头闯进来就糟了。事实上, 刚刚在里志来之前,就有一个老师闯进来大吼着要我们回家(知道我们是社团成 员后就不好意思的离开了)。
 
  「这样让他去跑腿好吗?」千反田问。
 
  「没事的,他虽然会抱怨,但他很期待答案,而且收集情报的动作也很适合 他的胃口。」我回答。「比起这个……」
 
  我一步步走近千反田,她的表情完全没有任何动摇,但我没有猜错,越走近 那味道就越浓;直到我走到千反田面前,并确认了那味道的来源,但她始终维持 着清纯可人的完美面容。她还不愿意表态吗?那我只能……
 
  我快速的伸手进去千反田裙子里的大腿处一抹,这在平常可是百分之百的性 骚扰行为,但她没有任何惊讶的表现。我将手展开在我们之间,沾在手上的,是 任何青春期的男性都了然於心的半凝固液体。
 
  千反田还是不说话。
 
  「有人在你身上留下了这个。」我只好自己说,「如果是两情相悦,不可能 在结束后还把你反锁起来。也就是说,就在这里,就在刚刚,有人控制住了你, 并对你施暴。」
 
  她终於说话:「如果是这样,我为什么不对你们、或老师求救?」
 
  我说:「因为你是『进位四名门』的大小姐,不把这种事情张扬出去,很像 是这种人的作风。」
 
  她说:「如果是这样,我为什么不直接离开就好?」
 
  我盯着她说:「因为你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你想要知道是否有从我们这里得 知对方是谁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你想要私下解决。」我不知道千反田家到底 有多少势力,也许动用私刑也是可能的。
 
  她叹了一口气,说:「跟你讲得一模一样呢。详细来说,我想要加入古籍研 究社,来到这里后发现没有人在,於是想要先打开窗户,站到窗边时突然被人从 后面摀住口鼻,闻到一股刺鼻药味后意识变得模模糊糊的,回过神来后就听见你 打开门了。」她顿了顿,「只有下体的疼痛、黏稠的触感与黏腻的腥味,能提醒 我发生了甚么事。而我也的确不想被张扬出去,可是也不能放着不管。」 
  千反田突然的坦白让我吃了一惊,我只是想劝阻她使用私刑而已。毕竟这可 是在现代的社会,要是被揭发的话只会更麻烦吧。
 
  「你为什么突然……不,你在我支开里志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 样了吗?」
 
  「因为我很好奇,」千反田的双眼突然锐利起来,直望向我的眼睛,连那双 属於高中女生的美丽瞳孔好像都放大了,「拥有这么惊人的推理能力的折木同学, 知道一切后会怎么做呢?」
 
  她整个人的氛围都不一样了,如果说刚刚的她像是精緻却易碎的瓷娃娃,现 在就像是紧盯着猎物的母豹。
 
  而猎物……怎么看这里都只有我了。
 
  「说要怎么做……只能报警了吧?」我谨慎的说。
 
  「能告诉我对方是谁,然后给我一天时间吗?」她继续追问,「我只想要私 下和解,在这期间我保证绝对不会使用任何形式的暴力。如果我违反约定,你就 去找警察,到时我也会说出一切的。」
 
  如果甚么都不用做,那对我是求之不得。说起来我为什么会穷追猛打到这种 程度?是姊姊吗?不能对有类似遭遇的女性置之不理吗?
 
  「我信任你,你愿意信任我吗?」她仍然睁着大眼睛望着我,「折木同学?」 
  「好吧,我信任你。」就一天。如果一天后我还记得的话。
 
  「谢谢你,折木同学。」千反田笑了。安心的、开朗的笑容。明明才刚刚受 到那种遭遇而已,家族的名声就这么重要吗?但是,如果她能继续露出这种笑容, 就先顺着她的意思吧。
 
  那之后我们离开社团教室,确实锁上后,我陪着千反田去打电话让信得过的 人来接她回去,然后我找到仍然在寻找不存在的第二打钥匙的里志,告诉他删节 版的答案,各自踏上归途。
 
  第二天。
 
  「想不到啊。」放学后,里志理所当然似的陪着我走向社团教室。「想不到 关键是在万能钥匙,持有万能钥匙的工友就是答案!」
 
  我一边应着声,一边想着他该不会也要加入古籍研究社吧?
 
  「更想不到的是,那个工友在昨天就自己开车自撞,受重伤离职了呢!」里 志戏剧化的声音重击了我。
 
  「甚么?」我下意识地发力狂奔,甩开里志,直奔向终点。开车自撞?有这 么巧合的事情吗?该死!我就知道不应该信任那个……
 
  我砰的打开门,千反田就坐在椅子上,抬起头来,露出令人心折无比的笑容: 「折木同学,一起来进行社团活动吧?」
 
  神山高中古籍研究社的里再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