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春色无边

 2014年的最后一天,注定要春色无边……

  手机还在「叮叮」地响个不停,朋友们忙着删去2014的霉运,或是憧憬着2015年的美好,我悄然来到了凯宾,特地多花了点银子,选了一间望海的客房。

  进到房间,拉起窗帘,让外面午后灿烂的阳光透过特意留下的一条窄窄的狭缝,斜斜地洒在我的身上,衬着房间昏黄的灯光,细数着光影里翻飞的细尘,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就在昨天,QQ上一个聊了半年多的极品美女,终于同意今天和我出来了。

  虽然还没见过面,但从她的照片来看,应该是80后,相册里还有几张早期的烟熏装配火星文的扮相,那感觉像极了我10年前在重庆做项目时候的女友。

  其中还有一张夏天的照片,还映出了她脚踝上一朵妖艳的大丽花,就像一朵黑色的火焰,在我心里从昨天一直烧到今天,再看看约好的时间就要到了,而我的心,跳的更快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打断了我的思绪,OMG,我还没想好开场白呐,这就到啦?打开门,闪进来一道玲珑的身影,我怔了一下「怎么不按门铃啊?」她没回话,只是用她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瞟了我一眼,然后妩媚地笑了笑,好像在说:「我就喜欢呢……」她顺手拿起我刚冲好的咖啡,放在嘴边,调皮地从杯沿上方打量着我,看她这么轻松,我起初还有点紧张的心情也一扫而空,反正出来玩嘛,就该玩的尽兴一点,也倒在沙发上点起一根烟,上上下下细细回望她,反戴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黑色的毛衣,罩着一件黑色的羽绒马甲,黑色的修身裤和黑色的豆豆鞋之间露出一段白晰的脚踝,一根鲜红的脚链很是炸眼。

  咖啡升腾的雾气模糊了她的面庞,只能略略看出她画了重重的黑色的眼线和眼影,杯沿上只露出的上唇却是一抹鲜艳的红色,她整个人除了这一上一下两道红影,竟然全是黑色的,就像一位暗夜的精灵,就这么闯进了我的房间。

  我咳了两声,清清喉咙,正打算说些什么来打破这片静寂,她却拿出手机,飞快地打了几个字递到我的眼前,「E,我不说话。」「怎么了,你嗓子不舒服么?」我问。

  这时她又笑了,指着自己的嘴巴,摇了摇手。

  「天呐,你,你是哑的吗?」

  她点点头,笑意更浓了。

  刹那间,我感觉我心底深处的某一根弦,猛地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地拨动了一下,我这一辈子还没和这样的女孩子欢好过呢,只是听说过这类人因为上帝拿走了一部分正常人都会拥有的能力,却令得在其他方面尤其是触觉方面更加灵敏,My lucky 2014???

  「那好吧,我也不说话得了,我们就来试试眼神交流,呵呵,不过我可不善长哦。」我这么和她说,「要不我们听点音乐?」她耸耸肩,表示无所谓,放下咖啡,作出一个哆嗦的动作,又指了指卫生间,意思是去冲凉吧,好冷呐。

  我一边开心地比出OK的手势,一边三下五除二把自己扒得精光,回头一看,她正弯腰抬脚,准备脱掉内裤,丰满的胸脯随着她这个动作半垂下来,轻轻摇荡,晃得我的心也飘起来了,穿着衣服的时候没怎么觉得啊,这下可看的清清楚楚,真的捡到宝喽。

  大量的沐浴液被花洒喷出的热水,冲出大团大团的泡沫,她一遍又一遍试图用她的双乳在我的胸腹之间拉起一个又一个的气泡,却又总是失败,于是我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承受着一对巨大的棉花糖不停地冲击,不过它们是那么的柔软,稍一用力地碰撞,就会从我一侧的肋边滑开,再被她用手臂挤回来,在我胸膛上来回地摩擦。

  我的注意力,大部分放在她的纹身上面,我很喜欢有纹身的女孩子,总是能让我感受到一种野性的美,而她身上竟然有八个之多,随着我的指尖逐一滑过她身上每一道纹身,颈后,上臂,腰后,手指,脚踝……那感觉就像一有道道闪电,逐根劈进我的身体,酝酿起冲动的浪花。

  这也让她注意到了我越来越威武的小兄弟,她慢慢地跪在了我的腿间,先是仔细地洗乾净大鸡巴每一处褶皱,然后仰起脸,就让水花直接冲在她的脸上,一点一点让我已经标准敬礼的大鸡巴消失在她口中。

  直至顶到一团软软的凸起,我陡地意识到那正是她已经失去了发声功能的咽肉,一阵巨大的堕落快感油然而生,差点就失去控制喷射出来,那种释放人性黑暗的一面,蹂躏着弱小残缺而产生的背德欲望,一定也扭曲了我的面容,还好,她依然紧闭着双眼,看不到。

  热水逐渐洗去她脸上的浓妆,当我最后一次抹去她脸上已经淡如发丝的黑色,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纯真的少女的面庞,虽然没有经过「秀秀」加工后的那种冲击和震撼,但胜在是清净的真实,尤其当她细致地吸吮着春袋时,我努张的龙头带着筋络缭绕,就那么横在她的鼻端,不时地还会跳动一下,就好像在温柔地抽打着她的脸颊,从上面看下去,那种邪恶的美丽,苍白的文字实在无法形容。

  草草收拾了一下,顺手拍了几张照片,两具燃烧着欲望之火的躯体就粘在了一起,她跨坐在我的腰间,一边轻轻地用腿间的肉翼蹭着我倒下去的大鸡巴,一边两手托起双乳,捧到我眼前,带着疑问的语气「啊啊」了两声。

  我明白她是在问我喜欢不喜欢,我一边拼命点头,一边一手一个抓住不放,左右手轮番用劲,让乳肉从指缝里来来回回,再用姆指拨弄她精巧的乳头,让它挨个从每个指间跳出来,再按回去,那感觉就像着两团棉花糖中间各有一粒糖豆,在手心里滚来滚去,馋地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不管那么多了,满满一口就含了上去,慢慢使劲,一直把大半个乳房都吸了进去,可能是我的胡碴紮到她痒了,她一路都笑个不停,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一下栽倒在我身上,顺手把另一边的乳房也捂在了我的脸上,我整整一分钟没喘上气,差点没背过气去。

  关键时刻,大鸡巴抬头了,她马上放开我,退到我腿间,爱不释口地开始吞吐起来,几次进出之后,她含住整个龟头,舌头像马达一样上下扫弄着马眼,另一只手还不安分地在我的菊区扫来扫去,HOLD,HOLD,我喜欢暴妹子菊花,可受不了被人暴哦,马上把她头扶起来,指指我的包,意思是说我去拿套套。

  她摇摇头,又是带着那种妩媚的坏笑,从我腿上开始漫游,我还以为她没玩够,就由得她去,没想到她游到我耳根的位置的时候,正好是她的小妹妹张开嘴,对着大鸡巴的最佳角度,没见到她丝毫的犹豫,她双手按着我的肩膀,稍微调整了几下,我就感觉到大鸡巴顺着一片泥泞,滑进了一个温暖的小窝里,我靠,没戴套套呢!

  不过很奇怪,当时第一感觉不是害怕,而是感动,真的,这得是有多大的信任才会这样啊,我脑子一热,也不管了,死就死吧,先爽一把再说,吸气,凝神,扶紧她的腰,开始由慢至快地挺腹。

  大概8,9分钟的光景,我看到她从胸膛开始,身上开始泛起大片大片的红晕,眼睛也闭上了,本来扶着我的肩膀的双手也开始逐渐用力,到后来已经是掐着我的双臂在控制自己了。

  我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力量也是越来越猛,因为之前已经她吹萧的时候,有好几下都是险险要出货的边缘,硬给克制住的,而这次不再保留的一通猛打猛冲,再加上没有穿那层雨衣,快感直线上升。

  看到她流出的淫水,在两人结合的部位,被剧烈的撞击四处飞溅,突然间一滴白色的液体,顺着茎身刚从蛤口流出,就立即被飞速的活塞抹去,我再也忍不住了,死死按住她的腰,让大鸡巴在她的身体里尽量地深入,然后猛烈地喷射起来。

  她甩着还没乾透的头发,只能发出两声间断的悲鸣,就歪倒在床上动弹不得了。我也好不到哪去,虽然时间不长,但感觉体力消耗实在不小,再加上累积了几次的快感集中爆发,爽的我也能哼哼几下,那种酸麻的感觉像潮水一样,从头顶奔泄至指尖,脚尖,再消散到虚无之中,久久挥之不去……放起帕格尼尼的A小调24随想曲,我从背后搂着还是瘫软状态的她,慢慢地回神,左手从她身下绕过前去,手掌感受着沉甸甸的乳房,手指在上面胡乱画着圈,右手就在她身上不断游走,真软啊,女孩子天生就是水做的,一点也不假,温滑软玉,柔若无骨,馨香满怀。

  没过一会,她反手拉起我的手,探向她的花园,刚才的战场还没清理,我能清晰地感受到那里的湿滑,她拈起我一根手指,醮满了爱液,来回在已经耷头缩颈的大鸡巴上涂抹,想用这办法让大鸡巴再重振雄风,然后她的嘴角又泛起了那种致命的坏笑,我觉得我这次真的掉坑里了,不过,这坑,真是跳的心甘情愿。

  清洁完毕,这次到我主动了,让她趴在床上,从她颈后一路吻下去,她腰上那片介于OS与TT风格之间的重针暗影是我的最爱,当我双手捏着她的臂瓣来回摇晃时,感觉就像一只吸血蝙蝠趴在她的腰后,随时都要振翅而飞。

  再次提枪上马,从她背后俯视这一马平川,才发现她的腰肢好细,盈盈不堪一握,从她瘦削的肩下,流转而下的弧线突然膨胀出丰沃挺拔的翘臀,随着我的挺动,不断地荡漾开一波又一波的臀浪,泛起华丽的水纹。

  我两手扶着她的胯骨,就像开着一辆超跑,而不断地抽插,就是在给这辆超跑加油,一直向胜利冲刺。

  不得不提的是,肉棒每次拉出的时候,她柔嫩的阴唇就像一朵鲜艳牡丹花,层层绽放,穴口更有一圈薄膜包在柱身上被带出来,插进去的时候,又可以看着那粉红,暗红的花瓣一片一片紧跟着陆续消失在黑暗的深邃当中,整个又嫩又腻的蜜肉,仿佛涂过胭脂一般红润,娇艳欲滴。

  随着频繁地抽动,穴口本来渗出清澈的爱液,越来越粘,越来越稠,直至由淡转深,转成乳胶一样的白汁,再被茎身不停地搅拌,偶尔还会弹出一两个微小的泡泡,伴随着这景象的,就是「咕嘅,咕嘅」在汁水中抽送的声音,就像对冲时的战鼓,激励着大鸡巴不断地冲锋再冲锋。

  干到兴奋之处,我让她的双手伸到臀后,扒开已被汗水、淫水完全打湿的臀肉,看到她圆润的嫩菊像一张小嘴闭合不休,情绪越发地激动起来,感觉大鸡巴像是被灌进了铁汁一样,不仅硬的吓人,还烫的吓人。

  于是我也半跪在她身后,调整了一下插入的角度,更接近自上而下的方向,全力一顶,尽根而入,她丰腴的屁股被我一阵不停顿地肏弄,渐渐地沉了下去,然后再被我拉着她的腰肢提起来,再被压下去,这么周而复始地回圈着,她只能用半个肩膀和额头支撑在床上,淩乱的秀发已经彻底遮住了姣妍的容颜,我只能从想像当中,感受着她脸上那种痛苦而又快乐的模样,回味着间或透过那厚厚的床褥而传来的几道低沉呻吟。

  随着动作的加剧,我突然间从大鸡巴那里,感受到她的温软的阴道里开始逐渐升温,仿佛在不断地增加着一丝丝的弹力,直至紧紧匝在茎身之上,我能感受到她那里每一寸的嫩肉,都带着无穷的依恋,倾诉着多情的不舍。

  每次插到最深处,感觉已经到了尽头,可又有种能再深一些的感觉,她的臀瓣上已经开始渗出细细的汗珠,而交合处被挤出的爱液,也从涓涓细流,变得澎湃起来,带着凉冰冰、滑腻腻的感觉,顺着蛋蛋每一次凶狠的撞击,湿润了整个春袋,甚至沾湿了床单,这情景已经好多年没见过了,感觉又回到了年轻的日子。

  几乎在刹时间,高潮就降临到她的身上,她的双手本是扒着自己的圆润丰满的翘臀,以让我可以插地更深,这时尽力地伸向前方,胡乱一把把地揪着床单,从她泛白地指节我能想到她是有多么地用力,而适才还深埋着脸庞,随着剧烈地一次抬颈,甩起了满头的长发,她的腰肢还被我死死摁在床上,屁股还是高高地耸着,整个人呈现着反S形状的她,在高潮的颠峰上仍被我重重地捅着。

  令人心颤神摇的娇弱喘息,瞬间在整个房间里荡漾开去,虽然她极力想将这种飘翔在云端上的欢娱给压抑下来,可又是那么地力不从心。

  而她这样的低喘,听在我的耳里又是别样的天籁,我清楚地记得,有那么一刻,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腰身一抽,拉开了一个巨大的弧度,猛地一挺,那一下,有点没轻没重,就像一把烧红的利剑,狠狠地紮在她心窝上一样,刚刚弯出一道优美弧线的脖子,又一头裁了下去,我好像听到那来自她灵魂深处的一声嘶喊在我耳边响起;不好的是,紧跟着还有一记,剧烈地眩晕和浪潮般的快感彻底将她击晕,一声尖叫只到一半,便如刀切一样平整地消失在她喉间,待到最后最后一击,直如一根滚红的烙铁叉子,猛一下穿透了一条银鳕鱼娇嫩的脊背。我分明听到我心底深处无数个角落,像是玻璃碎裂的脆响,透过每个细胞向脑海集中,汇成一道悠长的叹息,从唇间滑出。

  再看她,整个胴体像是被揉碎的花瓣,融化在床上,高耸的臀间,还插着我怒涨的大鸡巴,随着射精时剧烈地跳动,电击一般地抽动,此时原来粉嫩的小阴唇,已经涨成了深红色,妖媚无限,「波」的一声,我将还没完全软下来的大鸡巴拨了出来,就像开启了香槟,一股纯白色的乳液,混着米黄的精液,从鼓鼓的花房里倒流而出,带着淫霾的腥香,在整个房间弥漫开去。

  瘫倒在床上,我从后面抱住她,把她的双腿如玉扇一样张开,那只带着纹身的秀足高高举起,中间依然湿润无比的小穴微微向后挺出,我压住她平放在床上的另一条大腿,伸出左手,摸索着从她的花蕾前面绕过去,托起仍显疲态的大鸡巴,放在她的穴口,轻轻地来回摩擦,她竖起的大腿浑圆饱满,小腿修长笔直,抱在怀里,随着我腰部的挺动,在我胸前时开时合,划来划去,那种感觉就像在她身上划船一样,舒服极了。一阵倦意袭来,不知不觉就陷入了梦乡……拉开窗帘,外面已经华灯初上,远处视线的尽头,依稀能够看到HK那边的彩霓。

  THE BEST FIVE HOURS YEAR 2014 ~ 佳人远扬,手机里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不要和我电话联系,^^」

    字节数:10716

  【完】